网站首页  |  资讯前沿  |  细说书院  |  陈忠实文学馆  |  白鹿论坛  |  白鹿论丛  |  秦岭  |  读书  |  白鹿书坊  |  白鹿展厅
 
白鹿书坊 > 作品展示    返回    点击次数:316
冬天的草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邢小利

走在草原上,我并没有预先想象的要产生惊喜或惊奇。相反,我倒很平静。汽车奔驰在蜿蜒无尽的草原道路上,望着窗外空阔的冬天的草原,我只感觉到一种巨大的沉寂。是的,是沉寂。一种笼罩天地的沉寂。车轮碾在柏油路上的单调的声音,更加重了这种沉寂感。我默默地用眼睛在草原上搜寻,试图寻找这巨大的沉寂的来源。草原是辽阔的,比想象中的辽阔还要辽阔。只是没有绿意。有的,只是一片枯黄。连天的枯黄。没有了绿色的草原上的草,好像丧失了青春的活泼,而显出一种老人般的沉稳和肃穆。它们全体无声地待在那里,仿佛是在等待一个什么东西的来临。也许是因了这种等待感,才让人觉得冬天的草原是那么沉寂。

来内蒙之前,我对这个草原大地充满了神往。很久以来,我常常没有来由地觉得自己的生命与草原有某种内在而紧密的联系,甚至怀疑自己的身上也许有一点蒙古人的血统。人说,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,我觉得草原既具有山的高度,又具有水的灵性,草原是亦仁亦智的,是仁智的草原。也许是北方人的缘故,我特别喜欢辽阔的景象:天空,大海,群山,草原……我喜欢草原上的歌,也喜欢唱草原的歌。我喜欢草原上的歌,就是因为它们都有一种草原一样辽阔的气势和韵致,那是视野开阔心胸也开阔的人的歌。而想象中的草原,是草肥水美,牛羊成群,正所谓“敕勒川,阴山下,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”,情景辽阔而壮美。而且草原的色彩也非常美丽,抬头是蓝天白云,低头是绿草白羊,多么怡人!草原是绿草如茵的草原,也是花的草原,想象中草原上必是各种野花遍地,一片绚烂的野花,一定会使千里草原暄闹起来。那是一种无声的纯色彩的暄闹,悦目之时,让人的心也会鼓舞欢腾起来呢。

正是带着这些向往,我来到了草原。可是眼前的草原,却没有一点绿色,而是衰草连天。绿草野花构成的草原交响,此刻也终止在枯黄这个单调的音符上。于是就留下了一片凝重的沉寂。辽阔的草原上的沉寂,确实是巨大的沉寂。

这就是草原么?我久久地望着窗外,不甘心似地,总想找出我心目中的草原的影子。随着道路的起伏延伸,一片接一片广阔的草原映入眼帘。浅草覆地,平坦如茵的草原。丛草蓬蓬,间以水泊的草原。长草茂盛,大风吹起,草浪滚滚的草原。片片草原接地连天,一望无涯,心胸也觉得阔大起来。虽是衰草,仍有一群一群的牛羊散布在草地上,有时还能看见一小群骆驼。内蒙地处高原,与关中平原上的太阳比较,高原上的太阳似乎太低,感觉就在头顶似的,阳光也特别强烈,总有些刺眼。到了一个地方,车停了下来。我跑到草原上,极目四望,只觉风很大,这风吹来,虽在阳光下,仍有一种刺人的寒冷。内蒙的朋友说,这就是冬天的草原,满目荒草,又很冷。我就在大风中站着,望我心爱而且神往已久的草原。天阔,地阔,这是我喜爱的。走一走,跑一跑,站在高处望一望,冬天的草原是一片宁静的浅黄。当冷风吹得我快要僵硬的时候,我看出了冬天草原的真面目,它原来是一片金草地。色彩如金,沉静如金。

冬天的草原依然是很美的。我说这话的时候,一个蒙古族朋友非常赞同我,他说,草原的四季其实都是美丽的。

夜里,热情好客的内蒙朋友在一个蒙古包里摆了一个蒙古宴款待我们。吃的是各种做法的羊肉,有水煮的,有油炸的,也有火烤的。喝的是草原上酿的白酒,主要喝的还是内蒙人天天离不开的奶茶。几天来,我已习惯了奶茶的滋味,特别是在这天寒地冻的冬天的草原上,喝着热热的奶茶,非常舒服。草原上的人一边喝酒一边要唱歌,几个蒙古族朋友率先亮开嗓子唱了起来。一个蒙古族老人没有唱歌,他端起酒杯说,草原上有一句话,说有一万只羊的人也会饿死,而有一个朋友的人不会饿死,我们草原上的人最喜欢朋友,今天有这么多的朋友相聚,非常高兴,我敬大家一杯酒,说罢一饮而尽。另一个蒙古族老人则说,蒙古族人有一句老话,有三块石头就可以活下来,因为蒙古族是马背上的民族,他们游牧在草原上,有三块石头就能支起一口锅。这三个石头的观念延袭下来,就是人一生一定要有三个朋友。

我喜欢蒙古族人。喜欢他们,是因为这个民族的人心胸像草原一样辽阔。地域特征真的可以影响一个地方人的心理和性格,蒙古族人就非常宽容,这是草原性格的表现。他们的热情好客能体现这一点,他们能容纳外地人和异族人更能体现这一点。现在的内蒙古,已经是一个二十多个民族融洽相聚的地方。据呼和浩特市的朋友告诉我,呼市现在的蒙古族人约有百分之十,而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汉族人和其他民族的人。这一切都是历史地形成的。早年,那些与内蒙接壤的省份里的穷人,常常跑到内蒙寻求生路,他们来了,蒙古族人都是持欢迎的态度,有一口饭也会给来人吃,他们就留了下来。陕北民歌《走西口》唱的就是这回事。心地广阔,为人热情、坦诚而豪爽,这就是蒙古族人。也许只是在内陆腹地的蒙古草原上,还能保留这种传统的人格。

酒酣之际,我到蒙古包外看了看,这真是一个晴好的天气,天空如水晶般湛蓝,一轮明月就悬在头顶,竟是那么低,那么大。我没有想到草原上的月亮是这么大,因为大,又显得特别的明亮。蒙古包里,不知是谁又高声唱起了酒歌,大风吹来,我断断续续只听到了几句:“咱俩个相好手拉着手,割断了脑袋照样走”,“最好的酒啊是你的,最好的姑娘是人家的”……

我望着月光下的金草地,不知是不是风吹的,泪水涌了出来。

·赝本的力量:明清时代的《清明上河图》 [2018-11-19]
·云雀的声音 [2018-9-20]
·冬天的草原 [2018-5-2]
·在黑暗中点一盏灯 [2018-3-13]
·吴昌硕:海山仙馆 [2018-2-25]
Copyright © 2008-2009 白鹿书院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:陕ICP备05015172号 邮编:710038 
地址:西安市东郊水安路28号陕西白鹿书院 联系电话:029-82609244  82616800  E-mail:cnblsy@163.com
技术支持:陕西星云科技有限公司